请输入关键字: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检察实务>>

毒品犯罪主观“明知”推定适用还需“大胆”一点

中山检察在线 录入时间:2018-6-28 人气:452 来源:中山检察

随着我国司法体制改革的
深入推进,人权保障力度不断
加大,讯问的规范化、文明化
程度不断提高,口供突破难度
加大,不明知毒品型辩解成为
行为人开脱罪责逃避处罚的常
见借口,主观明知证明困境急
需破除。司法推定是解决司法
实践中证明不能而产生的,是
与证明相并列的一种查明案件
事实的方法,是对证明的补充
手段,理应被运用于解决毒品
犯罪主观“明知”证明困难的
问题。令人遗憾的是,长期受机
械的“印证主义”影响,我国司
法认定片面强调直接证据相互
印证,对司法人员个人“自由心
证”重视不够,质疑司法推定
的可靠性,运用推定认定行为
人明知的案件很少。其实,司法
推定是具备事实性基础和政策
性基础的,适用司法推定解决
主观毒品犯罪“明知”不仅有
实践需要,也有充分理论支撑。
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推定结论是相对可
靠的
首先,主观明知证明程度
要求较低为推定的适用提供了
空间。主观明知只要求是概括
性认识,只需要证明行为人可
能知道或有理由怀疑其身上或
住处被查获的是毒品,待证事
实较一般法律事实模糊,证明
的程度要求较低。相反,如果
待证事实要求非常准确和明
确,那么推定往往难以达到所
需证明程度。
其次,以可靠的事实和常
态联系为依据的推定结论具有
高度盖然性。司法推定不是司
法人员凭空推想,是有可靠的
基础事实作为依据。基础事实
与推定结论之间的常态联系是
经过反复实践验证的。在毒品
犯罪明知推定中基础事实出现
时,绝大多数情况行为人是明
知的。如司法实践中,行为人辩
解雇主没有告知其运送用纸巾
或其它包装物包裹的物品是什
么,其本人也没有追问和查看,
不清楚是什么物品。但司法实
践经验表明毒品犯罪分子相互
之间往往都是心知肚明、默契
配合的,不需要说明和查看送
交的物品即知道是毒品。结合
运输费用明显高于平常物品、
交易方式非常隐蔽等基础事
实,就可以推定其对送交的物
品具有概括性认识。当然,也
不排除极少数的例外,但可以
通过行为人行使反驳权、提出
合理辩解而得到公正的处理。
在正常情况下,行为人被蒙蔽
必然是有理由的,也有能力、有
办法把实情说出来。因此,只
要司法人员结合案件基础事实,
认真听取行为人的辩解,深入
分析行为人主观心态,理性进
行评价,就能够得出可靠的推
定结论。
二、推定是符合刑事诉
讼法规定的证据标准的
有人认为推定规则的运用
应当在“事实清楚,证据确实、
充分,排除合理怀疑”的刑事
证据标准的前提下,检察机关
对无法用证据证明行为人明知,
就应遵循疑罪从无原则,认定
行为人无罪。笔者认为上述说
法欠妥。“事实清楚,证据确实、
充分,排除合理怀疑”的刑事
证据标准较为概括。各类案件
证据差异较大,在不同类案件
中的理解应当是有差异的。比
如死刑案件证据标准就比普通
刑事案件标准要高,但是两者
都适用“事实清楚,证据确实、
充分,排除合理怀疑”的证据
标准。同样,在不同类罪名中,
因各类犯罪本身构成要件和证
据的特殊性,刑事证据标准的
理解和把握也应有所差异,有
的把握要宽一点,有的把握要
严一点。就毒品犯罪案件而言,
刑事证据标准的理解应宽一点。
这是由当前毒品犯罪形势严峻
和取证难所决定的。以本院近
5 年来审查起诉案件为例,毒
品犯罪案件受理数量一直较
多,地区毒品犯罪形势严峻。(详
见下表)
毒品犯罪案件数量与受理案件
总量的关系
案件
数量
/
年份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受理
案件
总量
2616 件
/3294 人
2705 件
/3333 人
3091 件
/3616 人
2760 件
/3214 人
2908 件
/3602 人
毒品
犯罪
案件
总量
258 件
/293 人
329 件
/366 人
470 件
/519 人
292 件
/327 人
229 件
/251 人
毒品
犯罪
案件
所占
比例
9.86% 12.16% 15.21% 10.58% 7.87%
三、推定在实质上是
符合刑事诉讼法的价值追
求的
首先,刑事诉讼活动追求
的是法律真相,而非事实真相。
推定结论确定性、可靠性不如
证明结论。因此,有的司法人
员担心推定结论不可靠,与案
件真相不符。但是我们应该清
楚认识到刑事诉讼活动追求的
是法律真相,而非事实真相,
即使运用证据证明,也不能保
证结论一定符合客观真相。法
律真相是容许例外情况存在
的,只是这种例外是极极少数
的、能够为社会公众所接受的。
设定推定制度追求的目标与证
明相同,不是客观真实,而是法
律真实。这与刑事诉讼法追求
的价值目标是一致的。
其次,推定适用是打击犯
罪与保障人权价值平衡的结果。
有人认,适用推定可能出现对
行为人不利的误判、侵犯行为
人的人权,不利于刑事诉讼法
保障人权价值理念的实现。不
可否认,打击犯罪与保障人权
也有矛盾的一面。在两者冲突
时,并不是一味的强调一方,而
是进行价值平衡。过分强调保
护人权、不能有效兼顾打击犯
罪,导致刑法目的不能实现、社
会公正得不到有效维护,就会
带来极大的社会不公,保障人
权也就失去了基础。主观明知
的推定是充分考虑了打击毒品
犯罪与保障人权,是两者价值
博弈后在保障人权方面作出必
要让步的结果。“推定越过了
传统的逻辑法则,基于已确实
存在的基础事实,根据常态联
系选择推定事实作为处理案件
的依据。其存在的正当性基础
并非逻辑理性,而是价值理性。”
四、推定是被立法和
司法普遍接受的补充证明
手段
鉴于司法实践中,毒品犯
罪的隐蔽性,各国一般都通过
推定的方式来证明行为人主观
方面,即主要证明行为人对犯
罪对象及行为性质的明知。警
察逮捕时,要求行为人对其携
带的物品、物质或痕迹作出解
释,行为人未能或拒绝作出解
释,那么在因上述犯罪对行为
人提起的任何诉讼中,如果提
出了证明上述事项存在的证据,
法庭或陪审团在决定被告人是
否犯有被指控的罪行时,就可
以从被告人未能或拒绝作出解
释的情形得出在其看来适当的
推断——即对被告人不利的结
论。可见,在英国,警察在行为
人身边或住处查获了毒品后,
根据这些基础事实,控方有权
要求行为人对此作出解释,从
而转移举证责任,在其不愿或
不能作出合理解释的情况下,
就要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
即可推定其明知持有物是毒品。
我国香港法律也规定,行为人
对于一些可能用于装载危险物
品的容器,有充分理由怀疑可
能是装载危险物品,而未进行
检查,则可能被推定明知该物
品系毒品,从而承担非法持有
毒品的不利后果。在司法实践
中,香港法院也有适用上述推
定规则的司法判例。
在我国司法解释中,对主
观认定适用推定的规定也较为
普遍。尽管主观明知的推定可
能出现对行为人不利的误判,
但考虑到当前毒品犯罪蔓延迅
速,国家为了有效控制毒品犯
罪,设立了推定制度,在一定程
度上克服证明困难,减轻检察
官指控证明负担,接受了可能
存在极小概率的误判。